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naomiomio

一個夢衍生出的對話

昨晚夢到類似鬼滅動畫裡面的場景,有兩三個人出一個任務,任務內容是保護一個老和尚帶他從A點到達B點,在最緊要的時刻,明明看似比較強勁的兩個角色(一男一女)都沒能派上用場,反倒是平日看來招數相對沒有什麼殺傷力的小女孩救了大家。她的招數的特徵是利用風的能量,發散無數細小的攻擊,可以很細微地擊中敵人,讓對方至少可以暫時無法靠近。可惜最後老和尚還是不幸地被敵人的暗箭擊中在後背右側肩膀了。


這時兒子動來動去我也醒了,等我再睡回去的時候因想要看看後面發生了什麼所以繼續做了這個夢。不知為何也許是潛意識,醒來的時候就有一點點覺得那個最小的女生就是我,所以繼續做這個夢的時候,我就從第三人變成了她的第一視角。當時我感覺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情信心大增,並且一直在想辦法如何止住他的傷口流血,灑酒精,並指揮大家如何逃跑。


也許這個夢是在描繪我的「功能」吧。又或許是因為昨天再次幫客戶xx用更加細膩的方式做SRT的緣故。感覺又找到了一個新的方法,心中有了小小的成就感(?)而現在也突然意識到,夢裏的老和尚,其實就是xx了。他傷的沒有很嚴重,可以說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但結局在夢裡,誰也不知道,只能竭盡所能地保護他,祈禱他盡快恢復。


但不管怎麼說我最近都還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當初沒有跟xx說了這麼多,如果我沒有開啟我的靈性旅程,他會如何?是否到最後都是一樣的,因為他一直盲目相信自己會痊癒,反而因此倦怠了,不主動面對和解決自己的問題,從而拖慢了他痊癒的速度?還是如果沒有那樣他根本也沒有機會去發現自己的問題,我們也沒有機會發現我們自己的問題呢?


其實上面最後這一句本不是我要寫的,寫著寫著也就有了這個答案。是的,世上本無好壞之分,只是看事情的不同角度。當初用了那樣靈性的角度撫慰了他的心靈,而現在需要的是他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了,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靈性不是捷徑,這是最近這兩天一直在我頭腦裡冒出來的一句話。


那麼用靈性療癒的方式做清理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看似是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災害不是嗎?

 

「不是的,它只是幫助你去找到問題,一樣也是用另一個角度去看而已。它給妳一個方法,一個解答,但是具體要過生活的,還是你,要面對的還是你,要腳踏實地的還是你。靈性的方式可以幫助你更快的找回那個相對平靜的領域,然後重整和計畫你靈魂接下來要走的路線,路還是要走的,不管是通往哪裡的、如何達成的路,而你也一樣有權利和很多很多的機會重新再規劃你的路線,也許走著走著你又回到了最開始的路,實際上很多人都這樣。而這件事本身一樣也沒有什麼好與不好的。如果在你現在的理解範圍內,還是無法完全跳脫二元論,一定要掙個「更好的方案」才知道接下來自己要怎麼做的話,我會勸你試著把「更好」兩個字換成「更適合」。就像你常常不斷地告訴自己也這樣告訴別人——「所謂的靈魂伴侶並不是百裡挑一的最優秀的人,而是最適合你的人」一樣。在不斷的摸索當中慢慢找到更加「適合」自己的看待世界的角度,而那個角度也就成了你的一部分,繼而形成了你的宇宙。「世界觀」這個詞就是這個意思,每個人的「世界觀」都是以他個人經驗累積,當然也不乏他人的教導和影響,而形成。套用你老公常講的那句你總覺得別人聽起來像是一句「屁話」的話——「一切都是你選的」,這句話之所以容易聽起來像什麼也沒說,就是因為它太虛無飄渺了。但實際上這話一點沒錯,你其實也知道。每個人在活著的時候所追求的價值,到最後都會發現是一場虛無飄渺,這也是因為人在離開肉體的臨界點時可以體會到的層面是離「靈」最近的。所以看似不公義的不美好的人事物,就像妳在妳的節目裡說的,「沒有任何一個靈魂會有意想要傷害另一個人」一樣,那個片面的縮影只是一個宇宙的大集合中小小一部分。」


那我明白了,也許對於現階段的我來說,我存在的意義就是幫助那些看似不美好的靈魂找到他們匱乏的原因吧。這是一部分,這曾經是我的一大部分。而現在在經歷了這麼多之後,我也不能說這就是絕對的我活著的意義了,因為那樣等於不斷地在通過這樣的視角創造如此的宇宙——看似「不完美」的宇宙。我的「座標」在這些經驗的累積之後,慢慢變回了只是旁觀一切,包括自己,在每一個當下做我覺得應該的事,換句話說,就是順其自然了。但這個「順其自然」老實說,跟幾年前的我,跟小時候的我的那個被動地,被「命運」操控的狀況,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是的,所以你明白了,這也是為何所謂的大師從來無法把事情說破,他們的用詞永遠讓人聽起來那麼龐大虛無,就好像什麼都沒說。因為實際上也就是如此而已。」


 

這些我平時都明白的道理,到了關鍵的時候,還是會忘記,或者說乾脆不是忘記,而是選擇性地不去意識到他們真正的意思。人在無助的時候難免會陷入將宇宙與自己分裂的心態,說白了就是失控感,認為一切跟自己都是對立的。但反過來想,這個對立也是必然體驗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寶貴的一部分。就像我之前說,任何事物只有具備「消失」的可能性時,它才有了「價值」。所以這個對立本身也有它的價值。而能意識到這一點,我已經感覺萬分幸運了。一切的一切說來說去就是一個圓,在完成之前發現又再次回到原點的感覺,不同的是,這次整個動作勾勒出了一個完整的畫面,然後意識到,it is what it is.


君子按理生活,

並自省。


從容,不迫。







10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