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naomiomio

抱怨的雪球


不克制地公開抱怨是一種導致自己越來越慘的惡性循環。

有的人很「敢」因為屁點大小的事情抱怨連連,甚至第一時間於網路公諸於世。開始也許還有人真心安慰,時間長了大家都沒有那麽多時間和精力耗在這負能量上只好敬而遠之,漸漸變成只能引來一些多半是有目的性的表面安慰。有意思的是,這樣的演變過程最終反而證明了自己預設的可憐成立。更有意思的是,因為這個方法曾經見效過,但隨著效用越來越低,這種情況反而加速了抱怨的頻率同時也增加了公開的需求。這種狀況下,除非願意自主地將自己從情緒的漩渦拔出來,不然只會無窮無盡地可憐下去。


我用「敢」來稱呼這種行為是因為這近乎是一種勇敢了。因為自認幸福的人情緒化都不太「敢」大聲講自己痛苦的事情,因為當友人看到自己宣洩的文字來問候時,心裏反而因引起別人的擔心而感到抱歉。正是這樣的同理心導致他們不會隨便以「我好可憐快來幫幫我」的手段來獲取同情心和註意力,自然朋友就比較多,就算遇到困難轉念的速度也比較快,也就過的比較有幸福感,逐漸也就變的沒什麽好抱怨的了。


以上以橫向的角度來比較的兩種人對於負面能量的處理方式。若從縱向切入,每個人都會吸引跟自己相近的人事物,所以那些能夠做到較好地處理負面情緒的人也會吸引同樣的人,而當一群情商相較成熟的人聚集在一起也就意味著他們必然會共震出一個較高的頻率,即比較正面的vibe和生活態度。反之,就會出現第一種情況,道理類似「drama queen身邊一定不乏其他drama queen才有無窮的材料上演drama大戲」的道理,在抱怨和負能量的雪球裡,難以自拔。


這個難以自拔可以到達什麼程度呢?可以到達甚至是「喜歡上這樣的感覺」的程度,也就是喜歡上慘兮兮的自己,enjoy這種慘慘的氛圍。


這種蛻變的過程,其實來源於一種扭曲的自我肯定。在這個龐大的宇宙裡,每個人,每個靈魂都有著與生俱來的對於自我肯定的需求,也就是「活著的意義」。試想一下,當人生諸事不順,導致我們覺得自己也「什麼都不是」時,我們至少還剩一樣東西,而那個東西貌似永遠都不可能消失,就算消失了也能瞬間被找回的,就是「我是對的」的證明。而對於慘兮兮的、公開抱怨的「喜歡」恰恰來源於這樣的循環不斷證明了自己最開始想要證明的事 ——「我好可憐」,而也就證明了自己是「對的」。


自我肯定本身應該是正面的東西,「肯定(正面)」了自己「不被肯定(負面)」,就創造了扭曲。


最後你也許會想問,那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如何去幫助這些人呢?

這也是曾經有一度困擾了我很久的問題,找個時間,我們再慢慢說吧。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